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我恨他们(她的父母),恨他们把我送出去。”“住家主人(房东)和狗说的话都比我多。”“别人有多羡慕,我就有多孤独。”

  说这些话的女孩子,是位中国留学生,叫小薇(化名),20岁,独自在美国漂泊了5年。初次见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胡少华副主任医师,她反复重复这三句话。

  四个多月前,小薇在母亲陪同下来找胡少华医师。“她(小薇)中等个头,1米六左右,只有八九十斤的样子,气色很差,两眼无神,不太说线岁的大学生。”胡医师说。

  初次就诊,小薇抱怨国外的同学、老师、住家主人(房东),讨厌国外的环境、食物、交通,言语中还有对父母的憎恨,恨他们把自己送到一个没有关爱、没有帮助的地方。“她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看着眼前“愤世嫉俗”的女儿,母亲既熟悉又陌生。

  胡医师了解到,小薇父母是做生意的,她是独生女,出国前性格阳光开朗,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不错,是很多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初中毕业后,小薇赴美留学。初到美国,住在亲戚家,面对崭新的环境,她更多的是好奇、期待,由于生活饮食都有亲戚照应,她过得很开心。

  一年后,小薇提出住到外面去,她觉得老是打扰亲戚不太好。父母觉得也有道理,加上小薇从小适应能力比较强,就同意了。通过当地中介,小薇找到了第一个寄宿家庭。然而,由于文化差异,小薇和第一个寄宿家庭的成员并没有太多交流,一直住到高中毕业。

  小薇顺利考上大学,学服装设计。大学第一个学期,她选择了住校。新学期,小薇却发现自己融不进去,常常跟不上身边同学的节拍,听不懂他们的笑话,感觉周围的老师、同学好像都在和她作对,以至于时常被嘲笑。渐渐地,她变得自卑起来,不愿和人交谈。第一个学期结束,小薇搬出宿舍,开始了住家生活。

  “那是一个四口之家,男女主人,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读初中,小儿子读小学,家里还有一条狗。”小薇告诉胡医师,“他们都很自私,特别是他们的小儿子,我房间的网断了,需要重启路由器,如果刚好碰到他在玩游戏,他就不给我重启,要我等着,有一次,我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胡医师发现,在小薇的描述中,那家人和狗说的话都比她多。

  然而,在和父母视频通话时,小薇并没有说过这些不满,“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她说。

  小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变得越来越容易生气,脾气越来越暴躁。有时衣服设计到一半,她会莫名地发火,常常火到把布撕得粉碎;她开始暴走,常常一走就是七八公里;大冷天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喊大叫,“我觉得只有那样,心里才会舒服一点。”小薇说。

  远在中国的父母也没有意识到小薇的变化,因为每次和小薇视频时,她总是微笑着面对镜头,告诉他们一切都好。直到半年前,小薇的父母推开小薇房门的一刹那,才发现女儿病了。

  “我真的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小薇的母亲描述当时的情景,“她(小薇)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一点都不像个姑娘家,屋子里一股泡面的味道,电脑桌前全是吃剩的快餐面。”

  后来,妈妈才知道,小薇已经三个月没去上课了,这三个月她哪儿都没去,就待在那个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里,饿了就吃泡面,吃完就上网,玩累了就睡觉。

  好在,经过四个多月的治疗,小薇如今开朗了很多。在最近一次治疗中,小薇告诉胡医师,她计划下半年回美国,把剩下的学分修完,希望自己能顺利毕业,拿到文凭。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