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以庚款生为代表的留学生

  ●我们不能因为海归就业出现了多元化状况,就因此贬低留学的价值,更不能因此否定留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出国留学,可以是一种自发的“市场行为”,但是高端人才的培育和使用,必须要有高远、缜密的战略规划。

  解放观点:近几年来,有关海归成海待,就业难、待遇低的新闻一直不绝于耳。近日一份《2011年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显示,与本土毕业生相比,海归无明显薪资优势,月薪上万者不到15%。有媒体甚至直接打出“海归已死”这样的标题。作为专业研究者,您对这样的评价怎么看?

  周棉:“海归已死”这种看法,其实也是代表了当下部分人对近年来海归群体的失望心态。但以“死”来对海归整体素质加以评判,或以此描述海归回国后的整体待遇现象,恐怕失之偏颇。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经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用“留学生就应该是精英”去看待海归,实际上遮蔽了对这个日益庞大的特殊群体的具体分析。在建国以前,包括改革开放之初,出国留学是少数人的事。无论是公派或是自费,留学生的数量、规模都无法与现在相比。当时是“物以稀为贵”,留学生归来普遍受到重视,待遇自然也很丰厚。比如,后来成为著名外交家的顾维钧,当时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论文尚未完成,就接到了民国英文秘书的聘书;胡适一回国,就当上了北大教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归也是“抢手货”,回来的待遇也不错。

  但现在,改革开放至今,内地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经超过60万人,仅2010年归国人数就达13万人之多。面对如此大的就业量,哪有那么多的高级岗位“虚位以待”?更何况,“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的海归是世界名牌大学博士,而有的仅仅是一般学校的本科生,且无工作经验,素质、水平参差不齐。所以,他们回国后的待遇出现高低悬殊,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同时,它反映出在经历了前些年的海外“镀金热”、洋学历迷信后,我们这个社会正在回归理性,这未尝不是好事。

  解放观点:回望中国百年留学史,留学生与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紧密相连。很多早期的留学生,都成为中国各方面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对照之下,今日留学生确实不如以前了。以致于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以前的留学生是凭本事出去的,现在的留学生很多是靠钱出去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评价差异?

  周棉:客观地看,在整体上当今留学生群体的水平可能不及民国时期。但这并不足虑,为什么?首先,现在我们留学生的数量远远超过以前,基数越大,也就越有可能良莠不齐。其次,民国时期的留学生主要到美、英、法、德这些最先进的国家去学习,但现在中国的留学生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造成整体受教育水平的不均衡。还有,以庚款生为代表的留学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清华派出的,在国内本就是优秀学生,再加上国外名校系统的专业训练,大都学有专长。最后,再看时代背景,民国时中国人普遍文化水平低,文盲比比皆是,而如今国人平均受教育水平远非昔日可比。这么一来,也缩小了留学生群体与国民整体的素质差距。所以,认为留学生水准降低了,在某种程度上也许只是参照对比的标准变了。

  以我一个留学史研究者的眼光来看,如果与晚清的留学生群体相比,很难说现在的海归就不如他们。甲午战争后到辛亥革命前,中国赴日留学的有几万人之众,著名史学家费正清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留学运动”。但其中各色人等都有,《留东外史》中有详尽描述。真正获得学位者寥寥无几,而清廷举行的几次考试,大批留日学生都是灰溜溜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晚清的留学运动,因为他们当中的精英也不乏其人,特别是涌现了一批对民族命运、发展进程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同样,对于今日之海归,要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解放观点:从过去几万农民才能供一个的“精英留学”,到如今有钱就能出去的“大众留学”,时代大背景、民众留学的动机都已经发生巨大改变。是不是也该换个视角看“留学这回事”?

  周棉:确实如此,以前国家、家庭对出国留学人员都有着特殊期待。具体而言,1949年前,出国学习是为了“救亡图存”;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主要目的是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振兴中华。所以留学生大多也有强烈的使命感,整体素质较高,令人仰视。而1985年自费的大门敞开后,留学已经从国家垄断的只有少数人才可享有的教育方式,转变为多元的学习途径,留学动机也就不那么单一了。所以,社会和公众对留学、海归的期待值发生变化,也就非常正常,无需大惊小怪。

  今天的出国热和海归潮,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留学运动的继续和发展,在规模、范围和持续性等方面,甚至已经超过了世界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留学生群体,成为关涉中国千家万户的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值得重视和研究。但需要提醒的是,我们不能因为海归就业出现了多元化状况,就因此贬低留学的价值,更不能因此否定留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虽然科技水平和综合国力都有了很大提升,但与世界先进国家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所以,大批走出去,现在乃至将来仍然十分必要。

  解放观点:从历史的眼光来看,留学生群体曾是整个国家高级人才的重要来源。那么今天,我们该如何重新定位这个群体?

  周棉:尽管现在各地为了吸引海外归国学成人员,出台了不少人才政策,但并不完善,所以给人造成了“海归弱势”的印象。而现代史上,海归发展则要快得多。如李四光1918年获英国伯明翰大学硕士学位,1920年任北大教授,1928年任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所长。出国留学,可以是一种自发的“市场行为”,但是高端人才的培育和使用,必须要有高远、缜密的战略规划。

  从历史上看,留学生作为一个特殊的学贯中西的知识分子群体,是推动近代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中介和中国社会发展的特殊力量。在今天以及更远的将来,这样的定位和作用依然不会改变。(责任编辑:赵金香(实习))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