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仅中国留学生就差不多40名左右

  【侨报网讯】马上要过30岁生日的留英海归张诚(化名)给学生上一节45分钟的一对一英语小课的课时费是200元(人民币,下同)。张诚除了自己在留学机构的正常工作外,平时还教英语。“工资拿到手是8000多元,加上上家教课,一个月能拿到1.2万元左右吧,好的时候1.5万元左右。”“过完年准备回北京,一切从头开始。”张诚说,“在家什么都挺好,但哪里都不好。我的专业是电子电气,在济南发展空间没有北京、上海这些城市大”。

  济南《生活日报》12日报道,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山东济南人,但张诚没有想过毕业后会回到家乡工作。张诚的本科是在中国读的“中外合作办学2+2”,学制是中国两年,英国两年。这样的本科学历没有很强的竞争优势,海外读研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花费了3万多元的学习费和中介费后,张诚申请到了UCL(伦敦大学学院)电子电气专业的研究生。一年的学费约25万元,生活费一年大概23万元,加上其他的费用,一年大约50万元,加上本科两年在英国的学习,共花费了近130万元。

  张诚的家庭经济条件虽不错,但这个花费也确实不菲。“其实我的花费线多万元的也很多。现在自己工作了才觉得挣钱挺难的。”张诚说。

  张诚的研究生学制只有一年,班里一共50多名学生,仅中国留学生就差不多40名左右。“我这个专业这几年竞争很激烈,在英国不太好找工作。”张诚说,自己也曾向一些英国公司和中国的海外分公司投过简历,希望能够留下来工作,但都石沉大海。无奈之下,和班里大部分同学一样,张诚回中国准备就业。

  虽然返华之初就已经知道就业不会很轻松,但张诚没想到中国的就业形势如此严峻。作为电子专业的学生,张诚首先想到百度、三星、腾讯、华为这些公司工作,但是百度的面试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三星的面试过了,岗位却是销售,和张诚最初想的技术岗完全不搭边。

  华为公司的研发岗位是张诚最想要的职位。虽然父亲已经托人“打过招呼”,但张诚并没有被录取。最受打击的是腾讯的招聘,当时是在北京的一家高校进行校招,张诚坐在一群本校学生中间,虽有海外光环加身,但并没有感到多少优越。

  多次受挫后,张诚由最开始的精挑细选投简历到后来的广撒网,对薪资的期望也从最开始的万元逐步降到五六千,甚至“月薪4000元”的工作也开始投递简历参加面试。

  “第一份工作是上海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一个月4500元做工程师。一个月后我就辞职了,到了另外一家电子公司。”张诚说,电子公司干了两个月,刚觉得开始上手,父亲要求他辞职去北京,“我爸就想我趁着应届生的身份到北京去工作,可以弄个户口。”

  听从父亲的安排,张诚到北京的一家大型公司上班,从事基础的技术工作。张诚每个月的收入拿到手只有5000元,而租房子的费用一个月要4000元。在工作的半年内,不仅房租是家里支付,就连同学聚会都要问家里要钱。

  “干了小半年吧,我就辞职了。”张诚说,辞职后他先后换了两份工作,原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北京户口”,但兜兜转转之下,应届生转眼成了往届,却始终是个“北漂”,也错过了拿北京户口的最佳机会。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恋爱后,张诚回到了家乡济南。

  “我们这个专业都是基础的码农,工资太低了,后来我就发挥我的外语优势,到留学机构去工作。”张诚说,回到济南最大的优势是“压力小”,在家吃住省了很大一笔费用,虽然这属于“轻啃老”,但是能陪在父母身边也很好。

  享受了在济南短暂的安逸后,张诚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而逃离的方式,就是再次出国。“想再出国重新读一个博士。但是在海外读博士和读研不一样,申请容易毕业难,好多人拖五六年都不能毕业。最重要的是年纪不小了,还不如趁现在多攒点钱,积累点经验。”

  回来后一成不变的平静生活在当时的张诚看来是平庸,随着年纪渐长,家里开始催着他恋爱,张诚用“拒绝相亲”的方式来拒绝平凡的生活。

  在张诚的意识里,不谈恋爱,不安家,就不用留在家里。父亲是外地到济安家,自己想要超越父辈,至少要在北京、上海安家,这不仅是自己的希望,也是父辈的希冀。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