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荷兰:大学录取“拼运气”

  去年刚刚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法律系就读的18岁荷兰姑娘弗兰西斯·范海德,总是觉得有些“郁闷”。虽然现在身处名校名专业,就业前景一片光明,“但这不是我最喜欢的专业。我非常希望去读医学,而且我的成绩也够了,只不过是我抽签没有抽中……”

  抽签决定专业的做法,在荷兰大学录取学生的工作中并不罕见,而是常态。把一名学生的未来前途交给这种方式,在荷兰早已经实行多年。虽然客观而言,这种方式有其不可取之处,但是它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荷兰大学招生的最高原则:公平至上。

  带着“大学招生如何能够做到公平”这样的问题,本报记者走访了几所荷兰大学。在校园里随便找个学生提出这样的问题,记者几乎总是首先得面对非常困惑的眼神,接下来才是几乎完全相同的答案:“当然是公平的!”“有权有势的老爹绝对不能给你买来一张大学入场券!”

  究其原因,是因为荷兰大学特殊的招生体制。荷兰并没有专门的高考,通常情况下,高中毕业生只需要进行一场结业考试,类似于中国的高中“会考”,只要通过会考,拿到了名为VWO的毕业证书,你就获得了就读大学的保证。

  接下来学生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查找不同院校的不同专业填写志愿,然后等待学校的通知。而学校方面基本上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录取”,只有在报名人数超过入学名额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招生”的作用。

  举例而言,像弗兰西斯·范海德申报的医学专业比较热门,那么学校就需要制定一套抽签规则来进行筛选。通常情况下,学校可以根据名额总数自主选择50%的学生,剩下50%的名额,就交给那些尚未被录取的学生进行绝对公平的抽签来决定了。

  而学校方面即便是在自主录取的50%的学生中,也完全没有暗箱操作的机会。学校需要提出一些特定的录取条件,然后依据这些条件“在阳光下”择优录取。如果学校不提出这样的录取条件,那么将被国家默认为所有名额均交由抽签决定。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荷兰教育部提供的资料介绍说,所谓抽签也绝非简单的抽签,而是有着一套复杂而完整的体系,可以确保会考成绩越高的考生,抽中的概率越高。但是,抽签的偶然性依然决定,分数相对高的学生可能抽不中,而分数相对低的学生也有可能被抽中。

  “对于我们荷兰人而言,上大学就是一件平常的事。只要你过了会考,每个人都能上大学,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加斯帕·费尔贝克教授幽默地说,“这就好像每天早上你起床了,一开水龙头就有了水;晚上回到家,一开灯家里就亮了。”

  放眼全球,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做到像荷兰这样,在高校录取的环节“拼爹拼权”行不通,“拼钱拼名”没有用,甚至“拼分”作用也不大,往往只能“拼运气”。这深层次的原因,是由荷兰的高校建设体制所决定的。

  首先,荷兰高等学府每年可以接收的学生数量基本与同年的高中毕业生数最相当,这就保证了荷兰高中毕业生人人有大学可上。换言之,在荷兰基本不存在“僧多粥少”的局面。这或许与荷兰国家虽小,但是却相当富裕有关,同时也与这个国家重视教育的程度更加相关。

  其次,荷兰大学的水平相差不大,这里没有“北大”、“清华”与一般大学的差别,又或者说每一所大学都是“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2011-2012年度世界大学排名榜上,荷兰全国总共13所大学中的12所大学进入全球前200名之列,就是最好的说明。这一点就保证了荷兰学生不会把志愿集中投向某一个学校,造成激烈的竞争。

  此外,荷兰大学之间的专业设置很少有重复,减少了学校之间的竞争,也从另外一个方面淡化了名校的神话,分散了生源。“在荷兰有13所大学,每所大学都有自己专攻的学术强项。而各个学校之间很少有重复的学科建设,这就使得荷兰的学术和教育资源比较平均地分配在了13所学校之间,”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校董会主席范登博格说。

  “在荷兰,腐败现象很少能出现,这或许是一种文化吧!比如说你是个大老板,但你也不能为所欲为,因为周围的人都会对他说,‘嘿,你可不能这样做啊!’另外,媒体也发挥着监督的功能。”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航空航天系大三的学生马修·科夫斯对记者说,“所以,如果你想要用金钱、权力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大学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然后你的名誉就毁了。没人愿意有这种情况发生。’

  现实社会不讲功利,也就避免了学生受到功利的诱惑,从本质上打击了教育的功利主义倾向。所以人们对于大学的选择、专业的选择都能有一个更加平和的心态。这样一来,基于人们各自所不同的兴趣爱好、天赋才华是不一样的,在学生的志愿与学校所提供的专业就读位置之间就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平衡,这也成为荷兰独特的高校录取体制能够施行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荷兰的高等职业教育也相当发达。由于高等职业学校的专业直接与就业市场接轨,因此毕业生有着很好的就业机会。他们走上社会之后的收入和各方面的待遇,都不比大学毕业生差。

  正如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所说:“大学里干活的都是我们这些大学毕业的、当教授的;而管理大学的,都是高等职业学校毕业的人。”这也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荷兰大学为什么会有这样“独特”的招生制度。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