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收支相抵为负的319亿元

  全国政协委员、主持人白岩松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建议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白岩松:有相当一部分老年人在退休后愿意继续工作,建立老年就业市场不仅能减轻年轻人负担,还能补贴老年人生活。(详情见:白岩松:建议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

  老年人退休后继续工作不是新鲜事。退而不休的背后是老年人愿意发挥余热,愿意为社会多做事。问题是如果还能工作,那么为什么要退休呢?老年人就业市场这一看似滑稽的建议看到了现实问题,可能更重要的是退休年龄的合理界定问题。每个人身体情况不同,但老龄化少子化决定了延长退休年龄是躲不过去的大趋势。劳动力短缺背景下,健康的老年人是资源,而不是负担。退休本是一种待遇,是对从事一辈子劳动工作的老年人的尊重。老年人就业市场即使要建立,也不应该是一味地鼓励退休者就业的市场。退休老人应该充分享受退休生活。退休老人就业权益当然要保障,但如何有效保障确实是个新问题。

  资深主持人、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关于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的提议富有建设性,我比较认同。我国人口经济呈现“未富先老”态势,2010年就开始出现“刘易斯拐点”。人口老龄化呈现基数大、增长快、老龄化和高龄化并存等特点。65岁及以上人囗占总人囗比例由7%上升到14%,法国用了115年、美国用了65年,日本用了26年,我国才用18岁,预计2033年,将超过4亿之众。这就造成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减少,劳动力短缺和老化。同时,人口的老龄化和高龄化的存在以及人口死亡率的持续下降,使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医疗保障和护理需求大幅增长,加重了社会和家庭的经济负担。因此,政府应一方面加快试点实施延迟退休制度,另一方面要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此举不仅能减轻年轻人家庭负担,补贴老年人生活,还能发挥老年就业者“余热”,缓解劳动力不足,利国利民。近年来,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经济的韧性和潜力空间蕴含着明显的就业效应,启动和开放老年就业市场,不会构成社会冲击。当然,相应的管理与服务措施要跟上。

  实行弹性退休好多年了,不从人事政策上进行调整,就是对身体好,有能力的老人的体制性歧视。不给老人继续施展才能,正常工作生活的机会,现在又讲建立老人就业市场,把老人与中青年隔离开来。这样,招聘老人的企事业单位,就会带着有色眼睛去招聘老人,给老人安排歧视性的岗位。希望占据特殊身份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回归正常思维,推动弹性退休人事政策的制定,让身体好、有能力的老人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工作,不要把他们入另册。同时,也要建立与其他人相同的,对于高龄职工的考核机制,不要高薪供养那些有高职称或特殊政治社会地位,但却不能正常工作,不能完成岗位职责的老人。

  2018年我国全国平均寿命为74.83岁,北京和上海的平均寿命已经超过80岁。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5亿。一方面老年人会有“老有所为”的美好愿望,希望发挥余热,部分老人将时间和精力投入了养育第三代的事业,更多的老人是依靠广场舞等集体运动打发时间,缺乏社会认同及成就感。另一方面,老年人养老的经济压力也不容小觑。日韩经验表明:伴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经济下滑,东亚地区传统的养儿防老模式已经无法维系。我国未来的养老金收入未必能让老年人保持体面的生活。因此大力发展老年人就业市场确实需要提上政府工作日程。当然面临的问题也不少,例如:哪些工作适合老年人?如何处理薪酬体系的年龄歧视?如何为老年人的就业提供有效的社会保障?前路漫漫,道险且阻。

  我赞成对较年轻老年人群做出再就业的制度安排。目前,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亿人,占总人口的17%,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亿人,占总人口的12%。也就是说有8千万较年轻的老年人群,再加上女同志一般50-55岁和男同志中的工人是55岁退休,所以,从50-65岁这个已退休但又有再就业需求的人群大致在1.5-2亿人的规模。因此,让这个富有工作经验和能力的群体,更好地参与社会工作和再就业,对整个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进一步讲,我们应创新建立一些适用于这些特殊群体的制度安排和再就业市场,尤其可在家庭政务、咨询服务、教育培训、医疗陪护等等服务业更多地让较年轻老年人群参与和发挥作用。

  需要强调的是老龄化社会到来是必然趋势,制度安排要为老年再就业提供税收、养老金、保险等优惠和扶持,才能更好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也更有利于社会的工作结构的调整。

  随着中国出生率不断下降、人口结构严重老化、年轻劳动力不足,我国职工养老保险首度出现缴费赤字。根据财政部发布的《关于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一项,剔除财政补贴等收入,基本养老保险费收入为18726亿元,基本养老金支出为19045亿元,收支相抵为负的319亿元。缴费收入跟不上支出速度,这是不可扭转的趋势。

  破解养老金困局,除了推行渐进式推迟退休年龄、开展养老、鼓励年轻人生育之外,开辟老年人劳动力市场也是一大值得尝试的创新举措。

  除了国家的宏观层面,建立老年就业市场还能释放老年人的社会资源,给年轻人带来资金、资本和资源的支持,减轻年轻人的经济压力,给年轻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此外,越来越多老年人就业,将会吸引更多资本进入老年人消费领域,促进养老产业的发展。这一点日本非常值得我国借鉴。在日常生活领域,日本有很多专门生产面向老年人的手机、自行车、饮料以及送餐、百货店等服务。同时,日本致力于利用IT技术实现预防,促进健康,极大的发展了老年健康产业。

  老年人就业实际上已经广泛存在,现在关注老年人就业市场重点应该是关注法律的配套问题,因为一些老年人的劳动关系并不受劳动法保护。可以在现有劳动法的基础上,建立一套保障退休后老年人就业的劳动合同、工伤保险、职业病防治、工资福利等法律制度。

  应对老龄化可以通过延迟退休,但是,如果过长延期必定会引起一些不满。相对于延迟退休的一刀切,引导和保护老年人退休后再就业就更为灵活。从这意义上讲,加强老年人就业法律保护也可以减轻延迟退休的压力。

  老年人就业市场:现在城市人对保健养身越来越关注,所以看上去四十几岁的退休老人越来越多,有些精神面貌比年轻人还好;对生活的激情尤其不减当年,岁月对他们非常仁慈,使得对工作的那份热爱只增不减;生活也闲下来了,儿女成人,都能独立生活,闲暇时间更多,会有更多时间倾注于工作,把他们的经验和以往的馈赠会影响周围的人,对社会对工作单位对家庭,都是一个利大于弊的好事!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