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我与一帮聪明努力的中国朋友组成团队

  得偿所愿,他幸福而骄傲,“西方人在中国读本科的很少,因为很难在一两年内学好中文。”用第二外语考入北大,难能可贵。

  进入北大后,学习亦非易事。留学生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高佑思的中文尚不足以应付所有场面,课后得下足功夫。教授各有方音,板书别有风格,一些字词他听不清楚也看不明白。若是中国古代的内容,那即便识得每一个字,也不一定懂得这句话在表达什么。高佑思修过的最难的课程是“原著译读”,需要背诵并解释五十余章的《道德经》。除去压力,高佑思认为北大也为学生提供了很多选择。

  “北大不会限制你,你可以去玩、去创业、去学习,但是你要学会限制自己的自由。要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论及“自由”,高佑思颇为谨慎。“在北大,你可以听最优秀的教授的讲座,参加最优秀的社团,发现新问题,提升竞争力。”选择越是多元,越需要保持清醒与克制。在北大四年,高佑思最深的感触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和老师对自己的要求都非常高。北大是中国最难考上的大学,北大的学生都很优秀。北大人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知道自己要做伟大的事情,为国家做贡献。”

  

  高佑思在中国互联网上的知名度,随着《歪果仁研究协会》系列短视频的推出,与日俱增。“创业不是只靠我一个人。我与一帮聪明努力的中国朋友组成团队,集体领导。”抓取热点和生产内容由团队共同完成,高佑思则重在提供一个外国人的视角。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他坦言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抓住所有信息、以简驭繁。“中国的现象很复杂,中国人更能深刻体会。”早期“歪研会”成员多是北大学生,后期比较注重英语水平和媒体运营能力,吸收进不少其他高校的学生。

  5月4日晚,高佑思与朱军、敬一丹等知名主持人一同主持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庆祝晚会。他至今仍是大呼:“Oh my god!我主持不了!”那一天他紧张得没有吃饭。面对众多的摄像机和不相熟的面孔,他感到惶恐。“这个活动的亮点不在我,在于精彩的舞台和演出。我做得怎么样不那么重要。” 最终,他以谦恭化解了自己由声调问题所带来的不安。

  虽然上电视节目让他感到紧张,但他敢于把自己放在最困难、最尴尬的位置:“在最难的地方用劲,往往能得到最大的提升与突破。”高佑思的母语是希伯来语,第一外语是英语。利来国际w66,学中文时,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爆满。他的策略很清晰:“学好语法、词义和听力,看懂听懂最重要。”起初不太重视声调的他如今“很难知道自己说的每一个字到底是什么声调”,但这也不完全是一种缺憾,“我不一定要把一门语言学习得很完美。”总是有的放矢寻求突破的高佑思,忆及师友,最为惺惺相惜的,或许也是那些充满激情与斗志的年轻的心。

  2014年夏天,机缘巧合,高佑思与对以色列感兴趣的戴威相识。戴威说他最喜欢骑自行车,要做与自行车有关的创业。高佑思认为骑行很有趣,但共享单车很疯狂。从第一次体验OFO,到现今的规模,高佑思深受震撼,直言“戴威改变了出行行业”。他很珍视这一段神奇的友谊:“创业者都很疯狂,我很敬佩他。北大的魅力,也在于有这样的人出现在你身边。”戴威的创业经历给高佑思带来了某种灵感。“北大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北大的人很有梦想,总在寻求突破。”

  奋斗的过程充满困难,高佑思笑称自己是“一个经典的失败者”:高中竞选学生会主席失败,第一次考北大失败,第一次创业饱经挫折,第一次上节目万分紧张……但越失败越发现自己能做得更好。

  即将毕业,高佑思想留给学弟学妹们的话的是:“尽管去失败吧。不要害怕社会给你的压力和期待。你要追求最厉害的自己,但不要怕,不要怕自己不完美。”他也希望留学生多认识中国人,中国学生多认识留学生,丰富生活,开拓眼界。

  大学四年,高佑思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时间修双学位,他原来特别想选国家发展研究院的经济双学位,因为他特别喜欢国发院的教授们。最大的成就则是通过有关《道德经》的课,当记者问到为什么不是“创业”,他解释道:“创业,是北大给我的机会,还不能说是成就,只能算是一个开始……十年后再看吧。”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