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申博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取消“中介机构资格认定”能许移民行业一个好

  “你们行业是不是要被取缔了?”上个月底,施爱珍的朋友圈里时不时有人发来关切的“慰问”,这点颇让她感尴尬。“他们完全解读错了。”

  10月23日,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一则通知,称将取消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资格认定,这意味着在移民行业秉承了16年的资格准入制被取消。该制度的取消意味着,移民市场不是被取缔,而是要放得更开了。

  这则通知来得并不突然。在今年10月10日,国务院就印发《关于在全国推开“证照分离”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明确106项改革内容,目的是厘清在一些行业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因私出入境服务被列为第一批改革行业。

  在此之前,想要进入移民行业,不仅得在工商部门注册营业执照,还需要在公安部门申请机构资质。因为涉及到境外投资服务,该行业受到特殊监管。表现不规范的企业不仅会被吊销资质,还将面临严重处罚。当然,拥有资质的企业因此被盖上“已认证”的标签,获得政策背书。

  这一资格准入制度从2002年开始至今,已经执行16年。直到2013年,政策开始出现变化。当年,广东省率先试行放开资质审批,上海浦东新区也在2016年加入无审批的队伍,移民市场准入逐渐被打开。

  “广东放开时,行业里还是感到有些突然。”外联出国顾问集团副总裁的施爱珍对界面新闻解释说,广东是国内最大的移民市场,政策一出,不少头部企业颇为困扰,他们担心会有更多玩家进场“分饼”。但经过这么多年,施爱珍发现,当年令人恐慌的想象没有变成现实,涌入行业的人并不多。

  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放开资质审批后的市场反应与此类似,上海市因私出入境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华对界面新闻说:“从上海的实践来看,这个行业并没有出现大问题,证明市场已经具备了放开的成熟度。”

  资格认定取消后,业内最担心的还是市场竞争会不会加剧?会不会有后来者搅局?但根据前两次政策试点的反馈,移民服务行业已自证其特殊性,并不是每位进场者都能经营好这门生意。

  以前,移民中介在申请机构资质时,必须符合几项条件:机构要有公司实体、要有法人代表、工作人员必须包含五个类型(总经理、法人、外语专业人员、律师,及财务人员)、并与(在当地获得认可的)国外移民机构有合作协定,合作需要由中国驻当地使领馆认证等等。这些门槛设置的合理之处在于,移民业务往往涉及大笔投资额及身份问题,需要多重保障。“有些不成气候的公司开不下去,自己选择退出了。”赵华说。

  而现在,尽管取消资格认定,移民行业准入门槛已经成型。从业者不仅要对国内外移民法律和税务等专业领域熟悉,还得了解目的国移民局的审批过程。“比如EB-5申请者需要解释投资资金的来源,一些机构仅这件事情就无法处理好。”赵华评论道。

  这个行业也并非像看起来那样能挣钱,成本投入与市场行情共同决定了这张“饼”并不是很大。

  施爱珍认为,机构想要撑下去,甚至做大做强,在成本投入上就已经跟“零起点”的个人经营者拉开差距。“企业首先要有充足的现金流,因为你服务的是高净值客户,无论是办公室,还是服务人员素质,都得花钱,更不用说聘请文案人员和专业律师。这不是一两人就能撑起来的业务。”在她看来,即便企业能维持生计,想要占有一定市场份额也需要时间,用来积累成功案例、口碑和好项目。这也是为什么2013年广东省试点后,行业又趋于冷静的原因。

  近两年的移民市场大环境也并未给新玩家提供太多动力。传统的移民国家,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相继缩紧投资移民政策。加拿大2015年砍掉了联邦投资移民项目,仅在个别省保留窗口。而美国即便排除特朗普政府的影响,其投资移民项目EB-5也面临各国申请人增多,名额有限,不得不排队的尴尬窘境。

  欧洲国家项目看起来火爆,但短期开放的可能性较高。塞浦路斯、葡萄牙,和希腊等国家并无长期移民历史,开设投资移民项目,更多是为了吸引海外投资,摆脱如今疲软的本国经济,其向全球开放的名额每年也仅在约1000个左右。匈牙利也曾设立过国债移民项目,但实施不久后便关停,这或许为欧洲项目持续开放的可能性作了注脚。

  “供给方”的有限,在国内缩紧购汇政策的加持下,共同导致移民行业发展的缓慢。“对内对外都收紧的情况下,贸然进入行业的人不会太多。”施爱珍说。

  当然,撤销资格认定会给市场活跃度打一剂鸡血,但自由度放开后,监管依然存在。上月发布的通知中,国家移民管理局明确指出,各地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要加强事后监管,从业者也在等待更详尽的监管方案。

  对移民行业,监管最大的意义在于保护行业共同利益。“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有一家违规操作,潜在客户就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戒心和不信任感。”赵华指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行业发展初期,有移民中介将贬低竞争对手作为市场拓展的手段,但经营多年后,却放弃这么做。“贬低对手,自己也会受到影响,还不如把自有品牌做好做精。”

  新公司进来必定会经历洗牌和变动,这也将是考验行业自律的敏感期。“放开市场不等于不监管,但未来监管要更多靠行业协会和自律来完成。”赵华认为,行业协会希望能吸收更多新成员。“但一定要符合经营准则和自律要求的,如果不好,我们也很难管理。”

  施爱珍认为,制度改变不仅对行业从业者影响颇深,实际上,对想要移民申请者影响更大,他们选择服务机构的机会成本增加了。

  资格认定时期,有牌照的机构若行为不当,有被吊销牌照的风险。赵华回忆道,十年前,一家移民中介机构,因为经营不善,未能履行与客户合同,被公安部门收缴了许可证。“收尾工作就花了3-4年,最后关停。”现在取消资格认定,各公司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对移民申请者而言,练就一双慧眼变得尤为重要。

  “但我国对外开放政策不会变,国内有能力移民的群体也在成长,他们会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尽管行业不会太大,但它将长久存在下去。”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申博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申博_申博娱乐_首页 版权所有